安德雷科达美国高尔夫年度“红榜” 2015年旅行的最佳瞬间

击球追赶瀑布

有一处自然真实的瀑布实在太特别了,以至于看上去像人工造的一样,这可能么?答案是肯定的。位于美国爱达荷州科达伦市黑石镇的高尔夫球场里就有这么一处。这个瀑布奇观就在全长413码的四杆洞第11洞。八月那天我的搭档是吉姆·英格,他是这座球场的设计师。他承认曾将一些人造石和真实的岩石混合在一起,同时他还我让我分辨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尽管我离那些石头不到6米的距离,但我还是失败了。

夏日度假胜地

凭借独一无二的太平洋壮景和完美宜人的气温,美国的丹纳岬高尔夫球场以及圣瑞吉斯莫纳奇海滩酒店成为八月假期最理想的去处。当我到达的时候,一些党大佬们刚刚离开。托他们的福,在四杆洞第3洞,我的开球打右了,一下打到了海边,不过却欣赏到罗伯特·琼斯最美妙的设计之一。

炙手可热的手足之争

纽约城一带的骄傲翼脚球场和巴特斯罗球场系出,都是A.W.提灵哈斯特的宝藏。而它们最大的吸引力也许都不在球场上。吉尔·汉斯对果岭的完美提高了翼脚东场的海拔,巴尔蒂城市美景在果岭四周。而我,我个人更喜欢翼脚东场胜过西场,还有名声变弱的巴特斯罗Upper场。

被埋没的金子

一段2分钟的摆渡车旅程将会把你从玛莎葡萄园带到查帕奎迪克岛,安德雷科达1969年由爱德华·肯尼迪建造,但名声一直不好。皇家及古老查帕奎迪克林克斯应当有属于它自己的名声。安德雷科达这座球场的历史要追溯到1887年,Par29的9洞场还不是完全的公共球场,但业主布莱德·伍德格尔也许开着他的VW旅行车在码头迎接你,把你从草木丛生的沙地道中解救出来,让你架梯开球。很恶劣,但果岭条件非常好,同时球场设计遵循了当地地形变化,诡诈无比。你会感觉自己穿越到了96年打球,注意,是1896年。

史上最宽球车道

杰克·尼克劳斯在墨西哥卡波圣卢卡斯、太平洋边上打造了基维拉高尔夫俱乐部。2014年10月球场开业后立即攀升为世界最壮观的球场之一。位于悬崖顶、沙丘边缘的球洞景致令人眼花缭乱,而那都是开着球车看到的画面。你基本找不到拥有基维拉第1洞到第5洞这段线的球场了:5分钟车程但掉头空间特别大、转弯毫不眩晕。

最受欢迎的一个结束洞

每年三月举行的图森征服者古典赛,总能掀起人们对欧姆尼图森国家俱乐部的卡特琳娜场的怀念。从1965年到2006年,这是固定的一站,许多资深巡回赛选手(包括汤姆·沃森)都能在此追忆一下他们的年轻时光。我的职业-业余配对赛搭档比利·安德雷德在这座公园风格的球场里打出了67杆。我们都被第18洞搞得焦头烂额。这一洞曾被评为巡回赛史上最难的结束洞,上坡443码的四杆洞需要你把球开到两个湖中间,紧接着将球打到炮台果岭前的沙坑正前方,那个果岭可并非想象中那么平整。最后的冠军(当然,不是我们)获得了一个华丽的金制的征服者头盔。对于人的职业-业余配对赛来说,这品真是史上最酷

最囧配对乔

2015年1月,在哈门那挑战赛的职业-业余配对赛上,我很紧张但是发挥得不错。星期五,在拉昆塔PGA西部的阿诺德·帕尔默球场五杆洞第18洞,我的第三杆将球从一个的角度打到了果岭边,电视摄像拍下了那个画面,球迷们在看台上也看得一清二楚。一个大湖若隐若现。我喘不过气。最后打出了双博基。凯文·金斯纳在这一洞发挥完美,他摆脱我的坏运气,完成了巡回赛上值得铭记的一杆。